點點客

        科技造就移動電商先鋒

        股票代碼:430177

        首頁 > 幹貨邦 > 電商動态 > 跨境電商新政再延期 供應鏈決定最後的赢家
        分享到QQ空間

        钛媒體 Alter ·  2017-09-27 14:29   33
        摘要:很多跨境電商的操盤者還處于政策紅利的喜悅中,兩度延期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新政,再次将過渡期延長一年,且新政暫緩的範圍由原先的10個綜試區增加到了15個。

        很多跨境電商的操盤者還處于政策紅利的喜悅中,兩度延期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新政,再次将過渡期延長一年,且新政暫緩的範圍由原先的10個綜試區增加到了15個。

        一年的時間窗口,對于大多數跨境電商平台來說不可謂不是一個好消息,有更多的時間去了解市場,完善供應,開拓爆款之外的優質商品......然而這一年的過渡期同樣也是跨境電商的新一輪洗牌和整合期。

        4.8新政出台後已經有很多跨境電商企業退出或轉行,但此前的淘汰賽多是基于商業模式和資本實力的衡量,下一輪洗牌的重心或許會是供應鏈。

        流量越來越集中,中小玩家的轉型和退場

        就在新政延期一年出台的一周,網易考拉、等無不動作頻頻。尤其是網易考拉再一次“歐洲行”,當地最大的母嬰産品供應商baby-walz獨家合作網易考拉,簽約丹麥最大零售商Coop集團,瑞士最大零售商Migros在網易考拉開店,與德國最大的網上藥房apo-rot簽訂合作協議,以及與荷蘭最大的玩具進口商OTTO SIMON簽約合作,可謂碩果累累。

        與此同時,新西蘭健康食品和保健品集團Vitaco在天貓開了第二家旗艦店,京東與歐萊雅全球達成全面戰略合作。無不向外界傳遞了一個明顯的信号:跨境電商巨頭們再次開始發力。

        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生存在各地保稅區的上千家跨境電商中小企業。以甯波保稅區爲例,今年上半年跨境進口貿易額爲21.8億元,同比增長約6%,但在甯波保稅區注冊的518家跨境電商企業中,有線上業績的僅有75家。其中業績排名前20的企業貢獻了90%以上的貿易額,網易考拉、京東全球購、天貓國際等少數幾家巨頭又拿走了90%中絕大多數的份額。

        誠然,跨境電商早已經過了野蠻生長的階段,即便不考慮稅收和政策上的因素,大多數玩家退場、少數玩家成長爲巨頭,也早已是屢見不鮮的競争結果。在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上半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報告》中也印證了這一點,網易考拉海購、天貓國際、唯品國際和京東全球購掠走了超過72%的市場份額,留給其他玩家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然而,跨境電商的獨特之處在于,巨頭們勝出的決定因素不隻是體量和資本實力,還在于供應鏈和産品的把控。很多中小玩家的轉型,開始放棄“有心無力”的跨境進口業務,紛紛轉型成爲提供采購、倉儲物流、報關報檢服務的供應鏈公司。也揭示了跨境電商下一輪洗牌的關鍵:供應鏈。

        供應鏈之争的本質:争奪話語權

        如果從Good Orient開始算起,國内跨境電商的發展已經有了接近20年的曆史,期間B2B、B2C、海淘代購等多種模式,直到洋碼頭、小紅書、網易考拉等一大批垂直電商平台的崛起,跨境電商才迎來了真正意義上的“元年”。

        不過,在跨境電商中脫穎而出的卻是自營爲主的模式。一方面,堅持自營的網易考拉海購成爲國内最大的跨境電商進口平台;另一方面,天貓國際、京東全球購等,在吸引海外大牌入駐的同時,也在不斷增加自營商品的比重。究其根本,“自營”是供應鏈之争的必然,也是巨頭們争奪話語權的主戰場,并已經滲透到了供應商、物流、選品等一系列環節。

        先從供應商來看,主要分爲四種模式,即經銷商、代理商供貨模式、廠商直接供貨模式、海外商超供給模式和買手代購模式。買手代購模式通常用于C2C平台,也曾被後來的一些B2C平台吸納借鑒,不過從網易考拉、天貓國際等巨頭越發青睐廠商直供和海外商超供給模式。

        原因不難理解,廠商直供模式擁有廠商的品牌背書,加價環節相對較少,在定價上有着更多的自主權,此外直供還保證了貨源的穩定性。而海外商超供貨模式,無疑是迅速提升SKU的捷徑,當然前提是選擇優質的供應商。舉個簡單的例子,不管是618、雙11,還是黑五等跨境電商自身的購物節,不乏低價競争甚至是燒錢補貼的玩法,在供應商環節不占據價格優勢的玩家,無異于砧闆上的魚肉。

        延伸到物流和選品上,越來越多的玩家意識到了跨境電商的“緻勝規則”,一是售前體驗,不斷擴大選品或在已有的選品上做多層次的貨品體系,滿足個性化購物體驗;二是在售後服務領域,完善物流和售後服務體系。在跨境電商新政出台以後,各大跨境電商平台已經給出了應對策略,即大量布局海外倉,豐富完善保稅倉+海外倉的綜合倉儲方式,在本質上還是爲了話語權。

        新政延期一年的機遇和不确定性

        回到跨境電商新政本身來說,延期到2018年底意味着爲跨境電商平台留下了更多的調整時間,網易考拉、天貓國際、京東全球購等在供應鏈上的積極動作,不排除占領時間紅利的可能。當然,對此抱有野心的不隻有現存的幾家巨頭。

        就在不久前,順豐傳出了興建國際機場的消息,雖然最終的用途并未得到官方确定,結合“順豐優選”等自營電商的發展邏輯,未來不排除在國際物流業務成型之後涉足跨境電商的可能。無獨有偶,雖然馬遜中國在電商領域持續受到其他本土電商壓制,但在跨境業務方面依舊信心滿滿,自2014年就開始推進國際品牌戰略,上線“亞馬遜海外購”。更有媒體報道稱,在海外購業務推出後,亞馬遜中國兩年内活躍用戶增長了23倍。

        有趣的是,聚美優、蜜芽等二線陣營的跨境電商平台悄然開始了去“跨境化”的轉變,陳歐将“時尚娛樂+電商”作爲聚美的新模式,蜜芽也在多維業務上嘗試,不斷淡化跨境電商的概念。

        中小玩家的退潮,新入局者的出現,讓跨境電商的競争矛頭更加聚焦。特别是跨境電商政策相對穩定之後,跨境電商平台的競争力最終會聚焦在渠道扁平化的優勢上 ,徹底淪爲巨頭的遊戲。

        不過,這一年的時間窗口對跨境電商而言并非是一件壞事,比如在加強供應鏈建設方面。國内消費升級趨勢的崛起,加之跨境電商的規模化和用戶習慣的養成,越來越多的海外優質品牌看到了中國市場的潛力,跨境電商平台也借勢吸引更多的海外商家。網易考拉引領了官方旗艦店+直采的新模式,進一步降低海外品牌的入華門檻;馬雲親會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爲天貓國際換來了加拿大四大國寶的“特供權”。不一而足。

        幸運的是,不同的跨境電商平台開始有了差異化發展的痕迹。網易考拉海購關注的重點之一集中在歐洲的優勢領域:品質和健康,試圖在選品上制造差異化;垂直跨境電商平台格格家,選擇了美食作爲出發點。

        結語

        網易考拉、天貓國際等跨境電商巨頭們正在緊鑼密鼓的升級海外供應鏈優勢,一些中小玩家也開始向供應鏈環節轉型,跨境電商未能改寫電商的遊戲規則,供應鏈決定了誰才是最大的赢家,但這絕非是一件壞事。


        免責聲明

        知識要點

        很多跨境電商的操盤者還處于政策紅利的喜悅中,兩度延期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新政,再次将過渡期延長一年,且新政暫緩的範圍由原先的10個綜試區增加到了15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