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date-time='ocrrur'></fieldset>

          點點客

          科技造就移動電商先鋒

          股票代碼:430177

          首頁 > 幹貨邦 > 科技動态 > 兩年後,在線教育終于回春了,但這是與上次不同的春天嗎?
          分享到QQ空間

          36氪 ·  2017-09-27 20:53   27
          摘要:這個曾一度讓資本心懷熱望的“二級風口”行業,經曆了一段時期的迷惘後,正加速向真正的風口靠近。

          我是唯一坐在台下的,心裏特别不平衡。

          823日下午,在VIPKIDD輪融資發布會上 ,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當衆立了個誓:一年之後一定要成爲VIPKID的股東。

          D輪領投方紅杉中國副總裁翟佳打趣徐小平,又一次提到真格沒在早期入局VIPKID”的老梗,徐小平佯怒——盡管在去年,真格專門增資了VIPKID,并跟投了D輪。

          這一天的發布會大佬雲集。除了包凡和徐小平,沈南鵬、張穎、鄧鋒等著名投資人悉數到場。在創投圈頒獎禮以外的場合,能聚齊這群人實爲不易。

          毫無疑問,VIPKID是一個令在場所有人欣喜不已的項目。作爲一家成立不足4年的在線少兒英語教育機構,VIPKID發展神速,20177月的單月收入已突破4億人民币,年目标營收預計将達50億元。這是中國教育兩大楷模級公司——新東方和好未來曆時十幾年才達到的成績。

          VIPKID的成功,或許隻是在線教育行業演進史上的重要節點之一,更大的背景是:自2013年的在線教育元年起,這個曾一度讓資本心懷熱望的二級風口行業,經曆了一段時期的迷惘後,正加速向真正的風口靠近。

          鲸準數據顯示,近1年來,已有近200家投資機構入局教育行業,總共完成466筆融資。而推動這輪教育資本熱的,是與兩三年前不一樣的驅動力:以直播技術爲代表的基礎設施建設正趨完善、新生代家長漸成消費主力軍、二孩政策和民促法等政策日漸利好等——這些都成爲了資本和創業者向此聚攏的前情因素。

          具象上,這促成了一個個緊接着的、不斷刷新認知的融資數字; 寫字樓、公交站台和地鐵通道裏,你可以輕易看到VIPKIDHitalk、哒哒英語等教育機構的廣告燈箱;越來越多的資本正在入局,一些之前并不關注教育領域的投資機構,正在搭建團隊緊密關注這一闆塊;而部分原本就關注教育的機構,則極力擴充人馬,或已成立專項基金。

          在線教育又一次迎來了春天,這是和上次不一樣的春天。

          春天又回來了

          我們站在了曆史的進程裏。三裏屯SOHO十五層的辦公室裏,魔力耳朵CEO金磊這樣告訴36氪。

          這是我們兩周内的第二次見面,其間,這家剛成立9個月的少兒英語在線教育公司,完成了4000萬人民币的A輪融資,投資方除了其上一輪的投資方猿輔導外,還有剛剛成立專項教育基金的真格。這距離它上一次融資僅過去半年。

          金磊口中的曆史進程,正是在線教育的火熱景象。

          過去一年,發生于在線教育領域的融資,堪比一場你争我趕的數字接力賽——自學霸君在1月宣布1億美元C輪融資後,猿輔導和英語流利說相繼宣布1.2億美元和近億美元融資,直至814日,榜首被在線教育學習平台作業幫摘得:它于當日宣布了1.5億美元的C輪融資。

          當時,新聞通稿采用的表述仍是: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即幼兒園到高中畢業)在線教育領域最大規模的單筆融資。但不消一周,VIPKID就刷新了作業幫的記錄。823日,其宣布D輪融資額爲2億美元,成爲最新記錄的暫時持有者——但誰也無法保證,巅峰數字會在什麽時候被再次刷新。

          不難發現,上述幾家在線教育領域内的明星公司,對應的也都是頂尖級的投資機構——紅杉、經緯、華平、GGVH Capital、招商局、遠翼資本……“鲸準數據顯示,近一年内,教育領域總共完成了466起融資,包括IDG、金沙江創投、鼎晖、雲鋒基金等知名VC/PE在内,已有近200家投資機構入局。

          華平投了猿輔導、遠翼投了學霸君、H Capital投了作業幫,注意到沒有,在教育領域的創新企業中,大的PE都進來了。一位主盯教育項目的FA人士告訴36氪,知名PE的入場,更強烈地提振了市場對教育的信心。

          VC們甚至開始嘗試此前較少采用的專項基金形式:除真格基金以外,昆仲資本也在籌備一支面向教育的産業基金。這将有助于它們覆蓋教育項目的全階段。

          36氪同時了解到,紅杉資本關注教育領域投資的人員,會專項讨論與之有關的項目;而此前較少關注教育的高榕資本也正投入人手和精力,已經投出了一些案子

          青桐資本(FA)管理合夥人喬建華明顯感覺到,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教育投資明顯又回春了,尤其到今年四五月份,很多VC找來,希望他們多提供一些教育的案源,而這些機構原本并不關注教育。

          VIPKID這樣的明星項目,更是各家機構的必争之地。

          在其D輪融資發布會現場,投資大佬們競相表達投得不夠多、不夠早,或許還有些玩笑成分,現實中的資本博弈則是赤裸裸的殘酷。一位接近VIPKID本輪融資的人士向36氪透露,此前已有多家PE想在本輪入局,但均被老股東擋在了門外最終隻讓騰訊進來,主要是考慮到它在C端的流量優勢,戰略意義明顯。但也因爲要留出份額給騰訊,最後給到老股東的份額都是打了折的。

          不僅是資本的跑馬圈地,公司間的唇槍舌戰更鮮見地表露着行業競争的焦灼。

          89日,微博上的一批賬号集中發布消息稱小猿搜題(猿輔導旗下産品)涉黃,引發媒體跟進。814日下午,作業幫宣布完成1.5億美元融資後,猿輔導緊急召開發布會,稱其已掌握證據證實應用涉黃事件系作業幫的蓄意抹黑,并公布了在應用内散發色情信息的設備登陸IP,其地址均指向作業幫的辦公地。作業幫而後回應稱,其在融資過程中持續遭遇來自某同行無端的攻擊和誣告。其後,小猿搜題和作業幫互相起訴,彼此索賠5000萬元。

          同樣是在8月,在線歐美外教11英語平台哒哒英語發布公告稱,其“3個月燒掉全年70%市場費用的消息爲競争對手的惡意抹黑。

          金磊曾在猿輔導擔任市場副總裁,這讓他對教育行業的動向頗爲敏感。2016年下半年,他分析了教育市場需求後的結論是:在線教育的所有分賽道中,少兒英語的市場潛力最大,而在線小班課教英語的形式,尚沒有特别成熟的産品。

          同樣主攻少兒英語市場的VIPKID,主打的是在線一對一,因其均爲北美老師授課,品牌亮點是美國小學在家上。在金磊決定創業前的2016年夏天,VIPKID獲得了雲鋒基金領投的1億美元C輪融資,已然是在線教育的領域的獨角獸了。

          從師資供給上來說,魔力耳朵和VIPKID不謀而合,但金磊認爲一對一的形式存在單價高、學生間互動性不足等問題,而這也正是“14”的市場突破口。

          針對孩子們的互聯網教育不僅需要老師,還需要一起學習的氛圍。”2016年底的一個晚上,北京金台路上的一家龍蝦館,他和合夥人立誓要做一個讓孩子們尖叫着上課的産品。随後,金磊正式離職猿輔導,并于12月成立魔力耳朵,四個月後,他拿到了猿輔導1000萬元的天使投資。

          急轉而下的曾經

          2014年,經緯中國的牛立雄差一點錯過了VIPKID

          當時的背景是:移動互聯網已經興起,衆多領域的傳統商業模式被革新,而教育作爲少數沒有被互聯網改造的傳統行業之一,瞬間被賦予了極高的期待值:據稱,在被稱爲在線教育元年2013年,新開辦的教育網站曾以日均2.6家的速度誕生。

          大潮的亢進,反倒讓經緯這樣的老牌機構對教育的投資心生警惕。

          當年5月,牛立雄在泰康金融大廈的經緯北京辦公室,第一次見到米雯娟。米曾和家人創辦ABC英語,而後沒有用ABC的一分錢和一個人,創辦了VIPKID201312月拿到創新工場的300萬天使投資。

          一個多小時聊下來,牛立雄覺得米雯娟特别善于溝通,整體印象好極了。不久前,他剛剛操刀了猿輔導(猿題庫)的B輪投資,那是一款題庫類産品。中小學課外輔導市場巨大,題庫是個性化自适應的練測一體化智能系統,将極大提升學習效率。而對于VIPKID這樣一個商業模式截然不同的産品,牛立雄顯得頗爲審慎。另一方面,VIPKID當時尚處實驗班階段,牛立雄想看的轉介紹率和續費率數據壓根沒有。

          與牛立雄同時入局的紅杉資本翟佳向36氪表示,雖然A輪時就看好這家公司,但相較于其後來的強勁表現,當時仍有一些看不清的地方。比如,他做的财務模型隻能推導出:肯定可以盈利,但能否規模化(招到大量北美老師)尚存疑慮。他在爲VIPKID做盡調時,曾向适齡兒童家長問卷詢問:你能接受孩子通過視頻在線學英語嗎?一半的家長表示懷疑。

          牛立雄再次見到米雯娟,已經是3個月後了。VIPKID融資進展不順,一家投資方簽了TermSheet(投資條款協議),又因一些内部問題,沒法繼續下去。不過,讓牛立雄驚訝的是,短短三個月,米雯娟已經新招了好幾名骨幹,同時做了幾個線上系統,更讓他欣喜的是,40個孩子中有28個到期的孩子百分之百續了費。

          牛立雄要來了後台賬号和家長電話做回訪。當他看到:錄像中的孩子由一開始的懵懵懂懂,到後來面對外教時的興奮神情,迅速加深了對VIPKID的信心。

          牛立雄靜靜地想了三天,決定要投。不管是團隊的執行力,還是本身的産品方向,都很好。不投太可惜了。牛立雄去了經緯創投創始管理合夥人張穎的辦公室,向後者介紹了項目情況。張穎随即讓他安排和米雯娟見一面,兩人次日見面時,張穎當場拍闆:我們投了。米雯娟本人的溝通能力、以及做成一家偉大公司的願望,打動了張穎。

          當年10月,VIPKID終于确認A輪融資,由經緯領投,紅杉和創新工場跟投。3年後,牛立雄會感慨自己當時做了一個多麽正确的決定:VIPKID宣布D輪融資後,估值已經是A輪的幾百倍了。

          VIPKID算是在線教育領域的幸運兒,這個行業而後迅速迎來了漫長的迷霧期:大量的在線教育公司由于商業模式的選擇失敗,或個體運營的不力,成爲了曆史的枯骨。

          20149月,由世紀佳緣創始人龔海燕創立的中小學生在線教育平台梯子網,被爆出大幅裁員并關停,幾天後,她創辦的另一家教育直播平台那好網也正式關停。龔海燕事後表示,兩家網站的失敗是由于其過于樂觀冒進,戰線拉得太長。

          當時,還有大量教育O2O公司應運而生:他們借鑒了外賣、打車領域的商業邏輯,搭建平台,讓老師和學生在平台上完成交易。雖然産品本身的壁壘不高,但在資本的助力下,他們還是通過大量補貼,短暫吸引來了老師和學生。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這是一條不歸路:學生們發現老師質量良莠不齊,漸漸撤離;老師一旦通過平台獲取生源後,迅速跳單,以緻于一段時間後,平台上的老師比學生還多;更要命的是,隻要平台取消補貼,老師也相繼離開。

          從商業模式上來說,O2O的本質是提供中介服務,而培訓是通過内容服務來交付學員的預期。牛立雄認爲,既然沒有創造新的價值,(O2O平台方)想在課程費中抽成,自然是不合理的。

          2014年前後湧現的大量教育O2O公司,随後逐漸淡出商業舞台。比如曾紅極一時的老師來了,這個家教平台在運營了15個月後,于20159月因B輪融資失敗,資金鏈斷裂終緻停止運營。更普遍的趨勢是,多數教育O2O公司相繼謀求轉型:跟誰學轉做B端服務,瘋狂老師借着直播浪潮推出叮當課堂”……

          那一兩年裏,很多項目死掉。尤其是,如果公司前期一直需要積累用戶,遇上資本不太好的時間段,可能就熬不過去了。整體來說,O2O模式或者一上來就想做平台的,在這個行業基本不太走得通。牛立雄告訴36氪,在線教育在2013年迅速進入高潮後,随着O2O等模式上的探索失敗,2015年時曾一度跌入行業谷底。

          成立于2014年的輕輕家教曾親曆那段瘋狂歲月,但其創始人劉常科說,他很早就認識到,以補貼搶市場的策略,并不适用于教育行業。确認這一點後,輕輕家教領先市場,停止了補貼,這也讓我們有更充足的資金來運營平台。

          劉常科在接受36氪采訪時表示,如今輕輕家教的O2O已經不是傳統理解中的教育O2O:傳統的O2O僅包含信息(老師和學生)匹配和完成交易兩個環節,但輕輕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對教學和服務流程切片化管理,并用數據驅動業務

          那些公司沒有挺過來,正是因爲它們隻做到了前兩步,沒有進入到行業的作業流程中。劉常科說。輕輕的自我定位是:S2C平台——S即一個大的教學服務供應鏈平台,通過作業流程的數據化提升對老師的品控,用數據智能來賦能老師。目前,輕輕的業務除了中小學上門教學外,在線全科輔導也發展迅猛。

          火熱的背後

          過去三年,紅杉已連續4次投資VIPKID,每一次的投資數額亦是持續加碼。在翟佳看來,無論是其老師、學生的數量,還是營收等各項數據,在每一輪過會時,都讓他相當出乎意料比如去年年底實現的1億月收入,比我的設想早了整整半年。

          翟佳那個關于是否接受孩子視頻學英語的問題,也能反映變化的部分棱角:2015年時,持負面态度的家長從五成縮減爲兩成;而到去年,他再在問卷裏提出這個問題時,已經是幾乎沒有家長會對此心存疑慮了。

          如果說前兩年的在線教育熱,是有一些虛火或者泡沫的成分的,那這一次的教育熱,應該說是市場的成熟度到了一定階段後的理性結果。翟佳告訴36氪。

          昆仲資本管理合夥人王鈞此前曾就任于學大教育。昆仲素以投資高科技項目見長,因嗅到了教育的漸熱,王鈞在今年上半年密集投資了4家相關公司。

          王鈞向36氪總結教育熱的三大因素是:以二孩政策和民促法爲代表的政策紅利;以直播爲代表的技術發展;以及社會意識(年輕家長的接受程度等)的改變。對于最後一點,B輪投進VIPKID的北極光創投投資總監林路認爲,這正是用戶端的變化:80後家長的孩子正在進入幼兒園和小學階段,互聯網一代成了消費主體,這對在線教育的促進很大。

          從商業模式上看,如果說2013年的在線教育熱,尚有一些新生行業的迷惘存在,那三四年後的今天,許多問題已經有了明确答案。

          在線教育行業基本度過了試錯階段,在一些重要的問題上,已經達成基本共識。真格基金副總裁姜敏告訴36氪。“2013年前後,大家會有很多疑惑,經常會面臨選A(模式)好還是選B的問題,但這些問題現在大多都有了比較明晰的答案。比如:所有人都知道做培訓服務相較于做内容更容易變現;少兒的市場要大于成人……”姜敏表示,如今的教育行業,大邏輯已經基本清晰,很多方面都有成型打法了。

          但在更大程度上,姜敏認爲,兩個節點性的事件,導火索般地加推了行業熱度:新東方和好未來近來在美股上均有亮眼表現,尤其是後者,一度獲得了近140倍的市盈率,二級市場的正面情緒迅速蔓延至一級市場;另一方面,以VIPKID爲代表的在線教育機構的快速成長,并實現了高額營收,迅速提振了資本信心。

          之前大家可能還會考慮網上學習靠不靠譜,能不能賺到錢,但現在很多疑慮都消失了,資本就會瘋狂地往裏沖。猿輔導副總裁李鑫說。去年,猿輔導的K12業務實現了1.2億元的收入。

          由于教育行業相對較長的反饋周期,這一行業素來被冠以慢教育的名頭,而在線教育作爲産業互聯網的一種,其發展也必然夾帶着産業特征。在牛立雄看來,這也導緻這一行業始終是螺旋式的,而不可能呈爆發狀

          一定程度上,這也導緻了一個有趣現象:聚集在教育領域的投資人多爲青年一代。“VIPKID幾家機構投資人的具體操盤人大多和我同齡,每次開董事會,坐在桌邊的基本都是各家機構的總監、VP級投資人,大家聊天時都挺逗的,氛圍很輕松。翟佳說。因爲同爲VIPKID的董事會成員,這些年輕投資人之間的關系也更近了。

          在一些極熱門的投資領域裏,往往能看到大佬攢局,但教育領域很少會有這樣的景況,因爲多數時候,這個行業的表現都不是最亮眼的那個。一位投資人向36氪分析,在多數機構裏,看教育闆塊的大多是中層或更年輕一點的投資人,大佬親自盯的不多。

          但另一方面,以VIPKID爲代表的高速成長的教育公司,又改寫了教育領域緩慢發展形象:原來3年也可以跑出一家50億年營收的巨頭。頭部公司的馬太效應是非常明顯的,所以一時間,大家都覺得在線教育火了。牛立雄感慨。而牛立雄本人也成爲在線教育領域連續捕獲兩家獨角獸公司的投資人。

          資本層端的一個偶發性因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教育的火熱。

          青桐資本喬建華告訴36氪,教育熱與當下的創投整體環境不無關系——相較于此前的O2O、直播和共享單車等投資熱題,2017年截至目前還沒有出現足夠大而系統的風口級投資領域。另外,相比于那些短時間内爆發增長的領域,教育方向的投資相對穩健。作爲一個剛需市場,技術、運營的深度驅動、内容前所未有的豐富,教育行業從内而外地發生了改變,這讓投資者們眼前一亮,好的項目被迅速推到資本的聚光燈下。

          多家在線教育初創公司在接受36氪采訪時表示,一些VC和他們接觸時,甚至直接告訴他們:現在可投的項目不多,大家都在看教育。

          VC們也意識到,教育并非是個外行可以輕松玩轉的領域。

          青桐資本近來給不少找來的VC推了一些教育的案子,教育本身需要很強的積澱,要有大量的内容、運營投入,紮實地構建系統。這樣的團隊對VC吸引力更大。VC希望看到更全面的人、更新的模式。喬建華說,資本同時又頗爲謹慎,教育的競争也非常激烈,獲客投入成本攀升,内容、運營都是新的競争點。所以,很多VC的态度是:多看,多聊,但出手還是理性的。

          翟佳甚至爲此頗感幸運:我們經曆了在線教育發展的這兩三年,以及陪伴了VIPKID這樣先跑出來的公司一路成長起來,這些經驗可能是後來者很難擁有的了。

          行業的轉暖,也讓創業者加快了行進的步伐。

          今年3月,我們獲得了猿輔導的1000萬天使輪,原本的計劃是,A輪應該差不多在今年年底完成。6月開始,魔力耳朵的金磊幾乎每天都會接到幾個好友申請,一看都是某某機構投資人,資本表現的熱度,讓他決定提前融資時間。

          7月,他走進了國貿寫字樓的真格基金辦公室,見到了徐小平。雙方聊了一個小時,最終定下了A輪數額,徐老師更懂教育,現階段對魔力耳朵更有幫助。

          一家尚處于A輪融資階段的在線教育機構負責人在接受36氪采訪時說,最近每天都有一兩個投資人加他微信,忙起來隻能挑着聊。一個細節是: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投資人登門來見他,而不像多數創業公司那樣老大帶着BP去見投資人

          一位FA人士表示,上個月,他們接到了一個剛剛融完A輪的公司CEO電話。才融完A輪兩個多月,開口就說看教育最近這麽火,想趕在這個檔口再融一輪。但經分析,他們認爲公司的業務和數據都沒有大的變化,這時候融資太不理智了,勸了半天,最後那個創始人放棄了。

          市場實在太大了

          爲什麽大家都想進來?因爲市場實在是太大了。采訪中,無論是投資人,還是創業者,都不斷向36氪強調這一點。

          艾瑞咨詢的數據顯示,2016年,在線教育市場規模已達1560.2億元,此後仍将繼續保持20%左右的速度增長,到2019年将達2692.6億元。而相較于萬億級的整體教育市場,在線教育的占比依舊較低,這進一步拉伸了人們的想象力。

          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在近期的一次采訪中也表示,達到幾百億人民币、上百億美元的市值的教育公司,未來在中國可以占到四五十家,學而思(好未來)和新東方隻可能是其中的兩家。

          喬建華和姜敏在接受36氪采訪時都認爲,目前還沒到讨論在線教育是否會取代線下的時候,數據也都顯示,兩方市場仍都在進一步增長中。他們最近在關注的項目中,亦不乏一些線下成分更濃的公司。一個好現象是,由于在線教育的火熱,不少線下公司也被帶熱了,甚至在運營也已經借鑒了線上的理念。姜敏說。

          近來火熱的人工智能,也爲在線教育創造了新的增長點。

          比如在雲啓資本,在線教育正是其今年重點關注的AI應用場景之一。執行董事陳昱告訴36氪,之前直播技術爲在線教育帶來了重大的技術變革,使在線教育的商業變現更易實現,接下來的技術變革主要就體現在AI上了。不久前,雲啓資本投資了 一家A輪階段的在線教育創業公司,其産品主要利用攝像頭和視頻分析算法,幫助鋼琴教師實現遠程的鋼琴陪練。

          陳昱認爲,雖說人工智能技術已經被運用在了一些細分場景上,譬如排課、監考、自适應教學等,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學習效能,但由于項目大多處于早期階段,短期内對整個教育行業可能還無法起到那麽直接的作用。

          在牛立雄總結的影響教育業的——以北美、清華等老師爲代表的新供給;微信等新媒體興盛帶來的新營銷,以及以人工智能爲代表的新技術——三大變革力量中,他認爲新技術的作用相對是最輕的。

          對于85年左右出生的人來說,201718年大概是他們的孩子K12年齡的入口,這一代人在經濟和教育理念上都有别于上一代。鑒于此,紅杉資本董事總經理郭山汕曾分析稱,K12課外輔導,特别是STEAM(集科學,技術,工程,藝術,數學于一體的綜合教育)市場再未來三五年内将迎來需求爆發,這個方向上的創業充滿機會。

          素來被資本冷視的成人教育未來也充滿可能。翟佳認爲,以得到爲代表的知識分享平台,改寫了教育的枯燥性,它取得了一個平衡點,讓成年人也願意去學習。接下來,除K12教育外,紅杉資本也會關注知識付費和更拓寬的成人教育模式。

          關于在線教育的未來,姜敏認爲,近期極可能出現的一個重要拐點是:如果在線少兒英語行業的頭部公司真正實現盈利,則意味着一直因成本結構而受質疑的一對一模式,也充分驗證了其商業能力,這對行業來說将有更強的提振作用,到時可能會出現新一輪的投資熱。

          VIPKID創始人米雯娟在接受36氪采訪時則表示,其年營收一旦達到50億元,就是在線教育行業的拐點,因爲新東方創建19年,2012年時年收入突破50億,好未來創建13年,2016年年收入突破50,而成立不到4年的VIPKID,預計今年就将實現。

          對金磊來說,一個令人不安的消息剛剛傳來:VIPKID已獨立成立小班課事業部,運營一對多模式的在線少兒英語産品。據稱,該項目已孵化了近1年,8月的營收已突破1000萬。

          看上去,慢教育在這個時代似乎真的不那麽成立了,緊握着新一輪融資的金磊,也必須要拿出互聯網的速度,來應對這場挑戰。

           


          免責聲明

          知識要點

          這個曾一度讓資本心懷熱望的“二級風口”行業,經曆了一段時期的迷惘後,正加速向真正的風口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