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anp02r'><sup id='y5d82pex'></sup></button>
        <span draggable='fyylt0'></span><i id='z2hqo4m'><ul dropzone='bhqig6en'></ul></i>

                      <p dir='w4s5dc'></p>

                        1. 點點客

                          科技造就移動電商先鋒

                          股票代碼:430177

                          首頁 > 幹貨邦 > 科技動态 > 網絡直播亂象頻出 人工智能是解決之道嗎?
                          分享到QQ空間

                          钛媒體 ·  2016-09-23 10:53   33
                          摘要:自AlphaGo名聲大噪之後,人們在對人工智能表示恐懼和擔憂的同時,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也漸入佳境。那麽人工智能可以解決網絡直播的内容隐憂嗎?



                          繼文化部、公安部等對直播平台的内容安全進行專項整治之後,廣電總局再度下發通知抵制網絡直播的低俗内容。2016年是網絡直播爆發的元年,近300家直播平台出現印證了蛋糕的規模,但内容安全無疑成了一個隐形的燙手山芋。


                          與直播同樣受關注的還有人工智能,自AlphaGo名聲大噪之後,人們在對人工智能表示恐懼和擔憂的同時,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也漸入佳境。那麽人工智能可以解決網絡直播的内容隐憂嗎?至少在國外已經出現了國外已經誕生了mollom、WebPurify、Sightengine等第三方反垃圾服務,國内也有網易易盾、Gootion、達觀、騰訊萬象等一衆産品。


                          互聯網内容安全,爲何直播成了衆矢之的?


                          據CNNIC第38次中國互聯網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規模達到3.25億,占網民總體的45.8%。迅速火起來的直播平台,已然成爲當下影響力最大的内容生産者,這便不難理解廣電總局等多次下發通知的原因所在。


                          2012年國内的直播平台還隻有區區25家,如今的龐大規模和移動直播平台的草莽式發展不無關系。一方面,縱觀整個直播市場, “美女”、“秀”、“色”等具有窺私欲和荷爾蒙刺激的元素成爲諸多直播平台的标配。且在監管慢半拍的情況下,早期的直播平台多以色情、暴力等低俗内容吸引觀衆,盡管經曆了幾番嚴打,類似的情況依舊存在。


                          另一方面,即便是一些直播平台的用戶規模達到了千萬級甚至上億,連《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都還沒有拿到,比如花椒、鬥魚等等,一些不爲人知的直播平台所面臨的情況可想而知。網絡直播幾乎無門檻的現狀,導緻拼顔值、拼尺度成爲直播圈的主流,不少網絡主播開始遊走在“灰色邊緣地帶”,暴力、色情、低俗、獵奇等内容層出不窮。


                          讓人不寒而栗的是,從《2015年中國青少年上網行爲研究報告》給出的數據來看,我國的青少年網民數量達到2.87億,而直播恰是青少年網絡行爲的重要場景之一。色情、暴力、謠言、欺詐等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有着很大的負面作用,根治直播平台所存在的内容低俗問題已是不可不爲之舉。


                          直播平台的痛點,人工智能可以解決嗎?


                          對于主播來講,提供低俗内容所面臨的後果無非是“禁演”,可站在直播平台的角度來看,因爲低俗内容帶來的負面影響和處罰卻很可能導緻在競争激烈的直播市場中掉隊。盡管主播月入十萬的神話并不現實,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也較爲單一,可透過鬥魚、映客等數十億的估值來看,直播已經成爲名符其實的造富風口。

                          大多數直播平台顯然不會在内容審核上輕易觸碰政策的紅線,但每天上千萬的直播行爲以及數億的用戶評論,很難依靠純粹的人工審核來完成。事實上,從門戶時代開始,内容審核就成了互聯網産品的一大弊病,如今業已實現了從人工審核向人工智能的過渡,究其過程或可分爲三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可以稱之爲關鍵詞過濾的時代。早期的門戶網站、論壇、博客中爲了審核用戶評論,往往采用關鍵詞、黑白名單和各種過濾器技術,來做一些内容的偵測和攔截。這個時期的技術手段很基礎,卻也能夠滿足早期互聯網産品的需求。


                          第二個時期可以視爲“算法”稱霸的時代。進入Web2.0時代之後,互聯網的産品形式變得更加豐富,網民的數量也不可同日而語。一些互聯網公司開始基于計算機技術進行算法上的更新,比如貝葉斯過濾、膚色識别等,将機器内容審核的範圍從文字延伸到了圖片。


                          第三個時期就是當下的人工智能時代。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由概念走向實用,内容審核的範圍擴展到文字、語音、圖片、視頻、直播等,幾乎覆蓋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所有産品。一個顯著的特征就是深度學習在内容審核領域的應用,比如前文所說的Gootion、網易易盾等根據多年在安全領域違規詞庫的沉澱和神經網絡學習能力,實現了對目标文本進行精确匹配和快速識别。


                          不難發現,單從技術角度來講,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技術在内容審核上應用,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決當前内容審核的需求。可爲何很多直播平台還在利用“場控”等形式進行直播監督,甚至一些典型的UGC産品還處于人工審核+算法過濾,這不得不讓人思考人工智能在商業化上的思路。


                          人工智能的商業化,還要邁過哪些坎?


                          正如來自谷歌的吳軍博士所說“人工智能的商業化就是看它是否已經深入到“黃賭毒”這種人類最基本的訴求中”。一語成谶,被神話或者妖魔化的人工智能在商業化方面并不樂觀,即使是接受程度最高的“語音助手”,還未能找到可觀的盈利模式。在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内容審核成了人工智能展示的舞台,也是其在商業化領域能否破冰的關鍵。


                          互聯網産品“拒絕”使用人工智能進行内容審核的原因有很多,數據保密性的顧慮、成本考慮等等不一而足。可就最核心的原因來說,人工智能技術尚未擊中用戶的核心痛點。那麽針對垂直細分領域的解決方案會成爲這些産品破冰的突破口嗎?


                          就以網絡直播爲例,目前市場上專注于此的産品并不多,有巨頭背景的網易易盾将現階段的矛頭瞄準了社區類産品,騰訊萬象有圖提供的服務過于單一,對于直播管家等專注直播的公司來說,這是一個機遇也是一個挑戰。而又該怎麽做的呢?大緻有三點值得借鑒的地方。


                          首先,遠低于人工審核的使用成本。


                          以一家月直播10萬小時的中小直播平台爲例,如果采用傳統的内容審核技術,100人的内容管理團隊每月所花費的成本在80萬上下。如果借助人工智能進行内容監控,人力投入可以削減到10人左右,綜合投入不過10萬到20萬之間。據悉,映客每月的運營成本在1億元上下的規模,也因此遠未達到盈虧平衡的狀态。對中小直播平台而言更是如此,如何降低運營成本已經成爲盈利與否的關鍵。


                          其次,在産品功能上覆蓋更多的盲點。


                          從技術層面來講,利用人工智能進行内容監測所涉及的技術有圖像識别、語音識别、語義分析、文字識别、深度學習等,通過實時對接直播平台的内容,對其進行包括内容涉黃、涉恐等審核。相比于傳統的機器審核,實現了視頻、語音、圖片、文本等多種識别模式,涵蓋了直播平台的主播直播、彈幕、私信等場景。或許在人工智能領域并不是革命性的創新,卻迎合了直播平台的剛需。


                          再次,提供更完善的用戶追蹤和數據分析。


                          正如很多人預言,盈利模式和用戶群體高度重合的直播平台們必定面臨一場“百團大戰”,而如何夯實自身在主播資源、内容質量、用戶粘性、運營成本等方面的優勢,将決定一家直播平台的淘汰與否。人工智能在内容審核方面的應用意在保障内容質量并提升用戶體驗,在這個過程中對主播和用戶的追蹤,則爲人工智能在直播平台上進行深度的數據挖掘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在基礎的内容審核之外,提供用戶類型統計、主播數字畫像、行業分類統計、違規态勢預測等多維度的數據分析服務。這些恰是很多直播平台所欠缺的,也是降低運營成本的又一利好。


                          誠然,“高大上”的人工智能從技術殿堂落地還有很多的路要走,而專注于垂直細分領域或是人工智能進一步普及的捷徑。


                          結語


                          直播的崛起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智能終端的普及和通信技術的發展,經曆了野蠻式的擴張,亂象的網絡直播終究要面臨一個轉折點。從廣電總局的态度來看,“無照經營”、輕内容、重營銷的直播模式已經是一潭死水,直播内容審核将成爲一種新常态,所幸還有人工智能。


                          免責聲明

                          知識要點